分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0 10:21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当一个病例出现,流调队伍就要启动新一轮的破案。从发病开始往前推4天,所有密接者要控制起来;往前推14天,每天的行动轨迹要捋清楚。很多时候,患者的记忆不会巨细无遗,他们要耐下性子,引导对方一点点回忆起来;付款记录、小区地图、场所录像,都是他们要搜集钻研的信息,既往感染病例,也要了然于心,以便随时与后发的病例进行对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完整的流调拴着两头,一头是溯源,找出谁传染的他、这个传染源有没有控制,一头是追踪,他接触了谁、可能传染给谁。哪一头没有找到,都意味着疾病有继续传播的风险。”流调组组长叶研说,“这些人是主动就医感染的?还是流调溯源被查出来的,是突然出现的,还是在隔离点内发病的。流调一出,我们对疫情发展的趋势也能有所分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居民日常生活步入正轨,活动轨迹变得复杂,也给流调带来挑战。“1-2月份,大家的轨迹基本是家——医院——家,比较简单,现在大人要上班、孩子要上学,工作之外要出去逛街、聚会,活动场所与接触人群与之前完全不同。有时候单凭疾控的力量,也显得局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轮疫情时,“照妖镜”远没有这么多。最大一次规模的核酸筛查,数量是1700人次,放在现在看,是微不足道的数字,但在当时调动了半个北京城的疾控力量。吃力之处,主要在实验室的检测能力——当时,北京市疾控中心也只有6台PCR(聚合酶链式反应)仪,日常主要承担流感、诺如、鼠疫病毒等的检测工作,行有余力;新冠一来,中心实验室病毒检测单日最高量达600多份,在聚集性疫情面前,这个通量也捉襟见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多位点,唯有新发地批发市场检出了阳性,包括案板、刀把、厕所等多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个推测,在见面后被很快打消。窦相峰留意唐先生的状态,对方紧张、懊恼、无助,想不通自己怎么就病了,“很真实,也很坦诚,不像有所隐瞒。”对于流调人员反复提出的一些问题,唐先生也给出了前后一致的回答。再结合其他方法对其行程进行回溯,确实没有出京经历,可能性进一步明确了,他是在北京被感染,这个答案,让窦相峰的心情比来时更为沉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9日,大兴区万源吉庆副食品市场,消杀人员对售卖肉类、冰冻产品、熟食等的重点区域使用消毒剂充分喷洒消毒。摄影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是北京市疾控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副所长,负责管理实验室——整个疾控中心最高危的地方。北京所有确诊病例的咽拭子都在这里接受复核;现场采集到的环境样本,同样要送来此处,这里是名副其实的“红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成为常规手段。27天里,北京日检测量扩容到50万人次,而在上一轮疫情时,最大的日筛查量是1700人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间在对新增病例“双无身份”进行本能求解——“西城大爷”无出京史、无外来人员密接史,这怎么可能?诸多猜测,最终总与京外感染关联起来,人们相信,北京不可能再有新冠。